法律出版社  
  网站首页 律所名录
  法学名校 法学家名录
《法律与生活》 期刊征订单
《司法所工作》 杂志征订单
新书首发 阅读推荐 经典收藏 热销图书 常销图书 电子音像 法律资讯 编辑风采 社庆专题 出版社简介  
登录
搜书 综合搜索
杂谈随想
编辑风采 >> 杂谈随想
【专业之一】《紧急不避法治:政府如何应对突发事件》专著之前言
王旭坤

 

 

紧急不避法治:政府如何应对突发事件

 


前言

 

王旭坤

 

 

    五年前,笔者选择以“紧急状态下的政府权力反思”为选题时,“非典”正肆虐。当年资料尚少,紧急状态还是一个偏冷清的话题。五年之间,各类突发事件频繁出现,禽流感、印度洋海啸、缅甸强台风、汶川特大地震、全球金融海啸、甲型H1N1流感、新疆“7·5”事件等。人们从不同定位和不同视角对此展开大量研究和讨论,如今它已然成为“热点课题”。

     法律是最重要的制度规则,然而在中国,政策和机制也是一项重要的规则。尤其在突发事件应对领域,许多东西尚未立法,或者立法非常概括。比如应急预案,虽然在法律上,我们把它作为规范性文件,或者“软法”领域研究的对象。实际上,它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。从总体来讲,我们的应急体系建设工作就是“一案三制”(即预案及机制、体制、法制)。

     在笔者的识断中,我国现在实行的是“紧急状态和突发事件应对法分别立法”、“法律体系和各级预案相结合”的特有应急机制。所以,紧急状态更多的是一种学理研究、法学术语的界定,需要借助一般宪政秩序之外的法治规则进行规治,紧急状态法律制度是实行宪政和法治的结果,难度较大。而“突发事件应对”,“应急处置”等是一种现行立法语言,所调整的大多属于轻度紧急状态。从严谨的法律术语上分析,紧急状态、应急状态的内涵在我国都尚未由某个法律法规予以明确界定。在学术研究用语上,紧急状态和应急状态两词时有混用,却仍有差异。前者偏重于状态的界定,后者偏重于应对的模式。“突发事件应对”等术语更侧重于现行立法选择,侧重于制度实施的层面。

     人的智慧加上制度的智慧,才是真正的智慧。在突发事件应对中的方方面面,这种“人与制度相结合”的智慧体现得尤为充分。

     笔者不希望自己的文字仅仅是一种纸上谈兵,然后自我陶醉之后即被束之高阁。

将书名由最初的“应急状态下的政府权力研究:以紧急状态理论和立法为背景”改为现在的书名,表面上看起来是对市场的妥协,实质上是我认可文字和作品最大的价值在于影响人或感动人,尤其是核心读者。
理想的理论模式和立法设计,是笔者所感兴趣的,这也是五年之前硕士论文的结构和逻辑。然而,五年之后,我认为更急迫和更有价值的工作,当然,也是笔者所可能担当的工作,就是一个在现有建构内进行观察和反思的任务,而不是重新建一幢大楼。笔者希望站在法学的立场,但是跳出纯法学的视角,来研究政府在各种突发事件中的应对:它是如何运用行政权力行事的,权力行使的具体方式有哪些?在应急中,这些权力的性质和内容是什么?应急状态中政府权力来源在哪?这种权力是否正当但是不合法,而在此情况下又该如何合法化?

三权分立之外的中国实验中,如何解决行政紧急权与立法权、司法权的协调配合、监督制衡问题?
政府和行政相对人依然是行政法的核心关系,但是放置在一种非正常的场景下,他们的角色是否有变化?各自的权力/权利内容将发生何种变化?紧急权和紧急失权之间如何体现出一种失衡后再度平衡的张力?还有行政紧急权背后隐性但无比强大的党权与军权;等等。

     任何知识都拥有触类旁通的智慧。公共管理、社会学等在突发事件公共决策、公民选择、具体危机应对等领域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,它们观察某种危机现象,提出合理的学术解释,绘制模型,进行评估,列明可行的应对措施,从而在“公平和效率”等不同价值目标之间追求各自侧重和总体平衡。而紧急状态法治,经由立法和规则体现出来的秩序,以国家意志来认可某种价值判断,保障权力行使,保护公民权利,这对于一个能够抵御冲击保持稳定的良性社会体制,是最重要的基础。学科的智慧亦是相通的,笔者更喜欢“混血”的感觉,所以本书的行文不是枯燥的法学概念,也不是纯粹法学的规则思维。思考的问题涵盖了突发事件应对的“成文法规定”,还阐发了“轻度、中度和重度的紧急状态分层”;对于党权和军权的初步分析,并具体到对“全能政府”之下解决群体性事件的两难论断;以及经由经济性危机检验出我国政府强大的宏观调控权、官员责任追究更应追求精准问责等问题。在初始规则构建下的中国,不太可能选择“三权分立”道路,人治和法治混合的阶段无法超越,行政权独大的现实不容回避,所以对于立法权和司法权对行政权的体制外的强力监督和牵制,笔者表示存疑。相反,更倚重于公民权利的觉醒和自下而上的沟通机制建立,以及在文化和民情的基础上,寻找出一条新的前进道路。

 

本书是五年以来持续的关注,是对这个问题发自心底的关切。当我修改一遍,又一遍,再一遍的时候,愈加感到惴惴不安。尤其在理论架构中,会时常陷入到“民主”、“宪政”、“主权”、“专政”、“合法性”、“正当性”等这些大词中,而又智识有限,本书已是笔者此时所能达致的顶点。它历经百个日日夜夜,现在来评判的不仅仅是我的老师们,还有各位读者,同样对这个课题感兴趣的同仁,可能是全面主持应急工作的党政“一把手”,可能是参与救灾的志愿者,可能是新闻发言人,可能是民政部门工作人员,可能是应急中的警务人员,也可能是经历过突发事件的你和我。

     2003年SARS肆虐,引发了公共的恐惧和人们对于生命本质、危机应对、公共治理、政府权力等诸多问题的反思,人类经由痛苦得到更多也更深刻的经验教训。五年以来的危机生活,使人们更明了,我们生活在一个公共的社会空间,生活在一个危机频发的时代。“今后的战略可能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将是危机管理。”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中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的担当,2009年全球金融海啸下中国政府的四万亿投资计划,让我们认识到,政府是社会生活中所不能离开的重要角色,无论你是改革的既得利益者,还是被剥夺者;无论你身处体制内,还是体制外;无论你内心是恨它,或者爱它,或者不能不仰赖它。

     政府是现代社会文明和法治——不是全部——但绝对是最主要的推动力。我们一再追问这个世界会好么?无论时代如何不堪,人类总是充满希望。责骂和愤恨只表达情绪,不解决问题,重要的是我们如何能够深刻地了解政府,理解政府,进而利用政府、把控政府。在笔者看来,建立法治政府、诚信政府和责任政府,有两大关键问题:一个是政府“法外特权”,典型如应急状态下的政府权力行使;还有一个就是政府的“钱袋子”,典型如财政预算、税收及政府投融资问题。

     作为研习法律十二年之久的一个学子,担当公角色,抑或作为私角色,都是为了更快乐和更幸福的生活。论述至此,以上文字既是笔者对于这个课题的持久关注和思考,也是本书的行文逻辑和写作目的之所在。
 

版权所有 © 法律出版社
地址:北京莲花池西里7号法律出版社综合业务楼 邮编:100073
热线:010-63939796 购书热线:010-63939792(北京) 400-660-6393(外地免长途费)[9:00-17:00]
传真:010-63939622 info@lawpress.com.cn
京ICP备08012467号-1
京公网安备110106000634号
◎ 访问量:236268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