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律出版社  
  网站首页 律所名录
  法学名校 法学家名录
《法律与生活》 期刊征订单
《司法所工作》 杂志征订单
新书首发 阅读推荐 经典收藏 热销图书 常销图书 电子音像 法律资讯 编辑风采 社庆专题 出版社简介  
登录
搜书 综合搜索
杂谈随想
编辑风采 >> 杂谈随想
山城之行
王旭坤

 

山城之行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旭坤
 
 
 
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矛盾的城市?
而每天,仍将是熟悉的和陌生的一起到来。
 
 
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一、渝北渝中
 
到了的那天下午,买了张地图,一个人打车去了市区。到一个陌生的城市,我喜欢漫无目的的游走,看这里面的街景,还有它最自然状态的市民。
师傅很好,从渝北区开始,开车环绕了整个渝中区的核心,一路给我介绍着。渝北是重庆市直辖后,近几年迅速开发建设起来的,还有好多呈工地状态的楼盘,整个区域的道路规划和建筑设施,开阔整齐,一派现代化的大都市风范。入住的逸安酒店,据说是去年西南政法大学教学评估的驻地,精致舒适。
开车沿着红锦路一路向前,有种身在上海的模糊感。重庆高院的建筑冷峻庄严的很,全国的法院似乎都是这个风格,圆拱型或者立方性,大理石外立面,外面只看的到台阶和石头,鲜红的国徽,看不到人。门口有黑底白字横幅,“沉痛悼念在四川汶川大地震中遇难的同胞”,尤为冷峻了。
显然,在过了观音桥之后,景观明显的一下子局促起来,路从八车道变为四车道,心中却有丝期盼。绕经繁华的步行街,我以为马上就进入原滋原味的重庆老街区。却仍没有想象中的“上坡下坎”,师傅说,待会马上就会有了,路完全是弯弯绕的。
经过渝澳大桥,就正式进入渝中。猜测应该有澳门的资金,要不不会如此命名。比起武汉的长江大桥,桥一点也不大也不很长,嘉陵江大桥就在旁边,一眼望过去,非常近,不过它只能是从渝中回渝北的单行线。我的注意力都在嘉陵江上,这条传说中美丽清澈的江水,看不清楚。江两岸有许多依山而建的高楼,显示着重庆人野性的生存力,在现实中找路的坚韧。后来听丁处说,成都人和重庆人的性格还不完全一样,成都人要更安逸一些,昨晚地震预警要疏散,成都人还在路边支起个桌子打麻将,而重庆历史上经历的灾难更多,所以重庆人性格上要更积极一些。用她的四川话说出来会更有味道。
过了大桥,注意到许多出租车在路边排了长长的队等着加气,师傅说是压缩天然气,他的车就是,一立方米一块多前,加十立方米可以跑五六个小时,比起烧汽油确实节约的多。5月19日晚上,市政府公告晚上可能有较大余震,大家都被疏散出来,折腾了一晚上没睡觉,最拥挤的就是加油站,人们都等着开车出逃。而且整个重庆市,我没有看到一辆自行车,师傅说,大家都骑摩托车,自行车在山城不实用。我问师傅,12号地震那天,你当时在哪里?什么感觉?他说,刚好吃完饭下楼休息,当时就感觉地面晃的厉害,有点站不稳。说这话的时候,他依然盯着前方的路面,语气平静。他说,重庆不会有事的。我说,是啊,重庆也一定不能有事。
 
二、山城重庆
绕上清寺,过桂园,才真正进入我所期盼的和想象之中的山城重庆,盘旋而上,狭窄的公路,楼房密密集集,间距非常非常的小,据说是因为重庆的地质层都是花岗岩,极其坚硬,所以房子多倚势而建,并不在乎朝向的正南正北。甚至有些都在山崖中凿出洞来开店。车在绿荫丛中的弯弯饶,不特别快,也不特别慢,这就是最真实的老山城了。看着窗外闪过的面孔,心里想,这就是重庆。师傅说,很多旧房子拆不了,道路也就拓宽不了,很容易堵。我说,这房子虽然旧,看起来依然很好,为什么要拆呢?师傅说,影响市容吧。我说,不会啊,有历史的东西很真实,全都是新的,象展览一样,有什么意识。
开车专门绕到市委市政府的所在,据说很快就要全部搬迁到渝北区了。路边,师傅特意指给我说,那是三峡博物馆。往前再走,就是著名的人民广场了,5·12大地震悼念日重庆人聚集地之一,喊出“四川雄起,中国加油”的所在。广场上的人民大礼堂看起来古色十足,师傅说是当年邓小平任重庆市市长的时候修建的,现在仍在使用。在上下起伏,绕街钻道的路上行使,所见的重庆人民从容自然,安逸,这里没有急匆匆的脚步。
从观音岩再到菜园坝,我一路凝望着,耳听着师傅的介绍,并不时问他些什么。直到驶上菜园坝长江大桥。长江,这条奔腾着生命力和希望的河流,我见过青海的、武汉的、南京的、上海的、还有九江的,第一次来到山城,看到它脚下的这条母亲河,我尽力的望着,全神的望着,想触到,却好像离的很远。用居住来贴近是需要时间的。
接着,我们从重庆长江大桥绕回渝中区。经南红门,校场口,看到大轰炸惨案遗址。它旁边就是一个不夜城KTV。一开始,纳闷这样的繁华区域,怎么有历史遗址?师傅一指,说右边的防空洞就是。上面有浮雕图案,还刻着“重庆大轰炸惨案遗址”。抗日战争时期,重庆作为国民政府的陪都,造日机轰炸百余次。在1941年6月5日,人们躲进防空洞,但这个洞口恰好被轰埋起来,人出不去,憋死、踩踏而死在里面好几千人,极其悲惨。历史从来不乏灾难,只是生命从不轻言放弃。
再往里走走,就是著名的解放碑了,它处在繁华商业核心区的中心。据说是解放前山城最高的建筑了,看现在看起来它都被周边的高楼包围了,它不再是最高建筑,甚至可能都是非常矮小的了,但它依然是重庆人心目中的中心区域。这也是5·12地震悼念日重庆人第二个聚集地。
 
 
三、矛盾中的真实
重庆的游艺活动很多,还有“三美”,是谓美女、美食、美景。重庆的女孩子确实很漂亮,水嫩皮肤,大眼睛,玲珑有致的身材,不是有外来男宾会安排一项在解放碑打望美女的项目么?和师傅开玩笑说,重庆的女人确实比男人长的好。师傅不可置否地笑笑,半是骄傲半是承认的。
不理解重庆人为什么此般性格?坚硬,有泼辣、激烈、积极的一面,同时细腻、乐观、闲适,随遇而安。你看遗址在繁华商业区KTV旁边,有辣有淡的鸳鸯火锅起于此,渝北的大都市做派和渝中的热烈拥挤,一半武汉一半香港,还有一半上海一半成都吧,他们都觉得很自然,是因为这里的天气热起来特干脆,下起雨来又特缠绵,是因为嘉陵江和长江在这里相会,是因为南山的树和花岗岩的地表,还是因为这里累积太多历史,容纳了诸多的外来。都有,又都不是所有,而这一次亲见,多多少少有点理解。
一朋友发来短信,重庆可能有余震,保重。这心情很特别,在这样一个时段来四川。我回:放心,这会还活着,一定争取活着回去。
继续往前开,就见到了著名的湖广会馆,顿生一种他乡遇故人的亲切。那屋檐、门楣、窗户、用材、配色,亦新亦古。据说始建于清康熙年间,距今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,是全国最大的会馆建筑群,也是重庆作为繁华商埠的历史见证。
沿着滚滚长江,就一路来到了朝天门。这更为大名鼎鼎,名势恢弘的朝天门。这两江交会的所在,一清一浊,汇流成势。我说能不能看到下面的江水,师傅把车往下开去。此刻的水位很浅,许多大轮渡就停泊在嘉陵港。师傅说,最浅的时候比现在的还要浅,但是水势上涨的时候,会一直漫到堤坝边,不能沿着往下开了。我们回头,在路边看到有一些市民在树阴中铺着凉席聊天打牌,应该是昨天余震警报的影响犹在。
朝天门广场犹如一个支起来的城市阳台,这里有重庆最贵的景观楼盘,六七十层的楼房直直向上,有朝天门批发市场和汽车总站,仍然很挤。但是更为重要的,它也已然成为重庆市的一个心理标志,一种感情依凭。
襟带两江,壁垒三面,石阶比肩而下,只抵下水;嘉陵江水清,长江水黄,两水相交,流急窝漩;两江索道,凌空飞渡,铁驳木舟,此静彼动,重庆的繁华与历史沧桑,集中表现在它的水上门户——朝天门。
朝—天—门,多么响亮的名字。
 
 
四、回去的路
回去的时候,是沿着嘉陵江的北岸走,很快我就看到了洪崖洞,特意让师傅减慢车速。以2300前年的巴渝盛景为载体,展示出当时盛行于世的青砖、石瓦、红檐绿瓦的古典民居,集旅游、休闲、人文一身,好一个聚风上水的地方,而它最神奇的是完全在悬崖上建起来。去年夏天,财富故事会有个新渝商的系列节目,其中提到洪崖洞,女老板原来是做小天鹅火锅连锁的,从来没有作过房地产,但是凭借对家乡重庆和嘉陵江的感情,拿下来这个工程。特别清楚记得这个不大却艰难的工程,前后建了五年,光规划都不知道更改修正多少次,特别的不容易,女老板在工期最紧张的时候还摔断了腿,不得不修养两个月,然后,心静下来反而出来一个更好的方案,终成了今日嘉陵江边新的一景。电视画面上的美丽和过程的不易,让我有亲眼一睹的冲动,有朝一日,可以到里面逛逛,看那别有洞天。仅从外观上,已经为它的紧凑巧妙、统一协调风格所暗自称叹。
从黄花园大桥一路疾驶回去,尽管我还想再流连一下,但下午约定的会面时间已经到了。不觉在车上已与山城相处了近一个小时。
我们钟情某个城市,因为有情。可是,这个城市远不是你眼中所见的某一样子。
不知道我还有无机会再来。
山城之行,2008年5月,余震之后。
……
第二天早上醒来,已经是多云天气,空气中有种宁静与湿润。晚上做梦梦见一个地震中背上带着伤口的小女孩,还满身插着输液管,努力的单腿练习着芭蕾,不停得旋转旋转,很美;另外一个孩子,截断了支手臂,用另一支手打着乒乓球。
九点半的时候,天气下起雨来,远远的看着静致中的重庆,想象着千里之外的成都,千里之外的汶川。想象着如果在蒙蒙细雨中去歌乐山,那该是什么情景。
江北机场,取了份当天《重庆商报》的号外,城殇图文版,记录过去一个星期中川北大地上的灾难,痛苦与坚强同在。死去的同胞,愿你们安息!活着的人,将会走过一个漫长的心理历程。而每天,都仍将是熟悉的和陌生的一齐到来。
飞机平稳降落首都北京,平安回来,30℃,阳光强烈,有风,很干燥,这是我生活的城市。
 
版权所有 © 法律出版社
地址:北京莲花池西里7号法律出版社综合业务楼 邮编:100073
热线:010-63939796 购书热线:010-63939792(北京) 400-660-6393(外地免长途费)[9:00-17:00]
传真:010-63939622 info@lawpress.com.cn
京ICP备08012467号-1
京公网安备110106000634号
◎ 访问量:22739551